故事套装>修真>快穿之每个世界都被插 (高h) > 第一个故事 跟健身教练偷情被C4
    “啊……卢教练,别……呜……柔儿难受……”

    平日里的私密处被卢越的大龟头这般抽插进出着,婉柔哪里受得住,那从心底爬出的瘙痒,婉柔玉只觉得陌生的紧,开始带着泣音无助呻吟。

    小蜜穴不断收缩着,可一收紧就被卢越的大龟头顶开,她挺着腰用力去挤那乱戳乱撞的龟头,却被卢越变本加厉地扒开嫩穴,将龟头更用力地送进她的小花穴里。

    几番啧啧作响的抽舔,婉柔玉终于受不住,细细地轻叫一声,整个人半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柔儿实在太过娇弱,教练我才刚开始还没吃呢。”

    男人的欲望哪能如此容易被打发,卢越现在已是二十有九的男人,玩过的女人不计其数,可是这般极品的女人还是第一次遇到,这不得好好抽插一番。

    他已近而立之年,秦楼楚馆也并非没有去过,不过那些风流艳妓总归没有身下这种少妇来玩的好。

    此时卢越的一双手在婉柔玉粉嫩白皙的娇躯上游走,拭去婉柔玉因先前的泄身而流出的眼泪,抚摸着那令他爱不释手的娇嫩面庞,又缓缓滑过细嫩的雪颈和香肩。

    接着一手停留在那被他咬得殷红泛肿的奶儿上,大力揉搓,那大奶儿刚刚好装满他的手掌,且形状却尤为饱满。

    另一只手则往下进了少妇的私密处,那花户光洁无毛,粉嘟嘟的馒头穴,两片殷红的小花唇被他舔得大开,但里面的小孔却几不可见。

    卢越的手口并用,在婉柔玉的腿根流连挑逗,揉了花瓣,搓了小花珠,在婉柔玉细细的鼻音哼哼中,他来到穴口,缓慢且坚定地刺了进去。

    婉柔玉本还在泄身后的迷茫之中,下体猛然刺痛,让她瞬间清醒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