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套装>科幻>永坠穹窿 > 洗澡
    楚渊摸不清蒋斯珩要做些什么,但对方笑得实在残忍,应该不会是什么正派的想法,根据楚渊多年对蒋斯珩的了解,这人的报复心很重,刚才那些士兵的态度肯定是得罪他了,但他肯定不会针对这么一两个士兵进行报复。

    他们这支俘虏队伍被带领至斯洛德城邦的某一个区域,这座由红砖瓦片砌作的城邦基本就是一个硕大的俘虏集中营,斐荣派或许是想在这里长期驻扎,高耸的塔楼和哨岗排布得无比密集,城邦连接外界的通道是四座长桥,要逃出去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军医使用仪器给这些俘虏们检查,以每个人不同的身体状况来分配他们接下来的去处,楚渊在蒋斯珩的破烂飞船上生活了十五个地球年,全身的肌肉程度跟他在扞卫军时相差巨大,所以只分到了普通区域,然而军医对蒋斯珩的身体状况无比满意,所以他直接被破例调进了内城区。

    楚渊一开始还觉得没什么,但是工作一天之后他对蒋斯珩的嫉妒几乎冲上了天灵盖。

    因为维护内城区的工人每天早上都有鲜肉包子和豆奶喝,中午有足足两个长面包,晚上还有加餐;但普通区域每天只有一顿餐,一个长面包,甚至有时候还是霉掉的!

    蒋斯珩的工作比较轻松,他那些维护修缮的工作半小时就能做完,于是领完餐食之后他就到处闲逛,不过大部分时间他都在往普通区域跑,这也是为了保证他费劲带大的小崽子不会被饿死。

    中午工人们聚在一起啃那一块长面包,楚渊就被蒋斯珩拉到一边加餐,起初,楚渊确信自己是不乐意的,正所谓,君子不吃嗟来之食!

    “慢点儿吃,别噎死了。”蒋斯珩拍着楚渊的背,把自己早上省下来的豆奶递给他,对方整张脸都快要埋进装着包子的塑料袋里,吃完包子又狼吞虎咽地喝起豆奶。

    他看着楚渊手里的长面包,果然又是霉的。

    这不是只有几个霉点那么简单,整个面包都快他娘的长毛了,明明就是一筐面包中最不能吃的那几个,蒋斯珩看都没看,直接把那只面包丢进了垃圾桶,看来楚渊这双漂亮的眼睛给他带来的麻烦不止一丁点。

    “他们让你搬石头了?”蒋斯珩蹲下身拍掉楚渊裤子上的石头灰。

    楚渊摇头,如实说:“没有,搬的红砖。”

    士兵和俘虏之间霸凌的事情经常发生,其实楚渊在进入普通区的第一天就受到了严重的排挤,不然他也不可能饿成这副模样,楚渊也不是不能还手,主要是怕还手之后引起骚乱,到时候蒋斯珩绝对是第一个知道的那个。

    之前帮助菲尔斯修理卫星的事情已经很出格了,绝对不能再让蒋斯珩发现自己还会格斗,不然他不敢保证他的老对手不会把他做掉,再三权衡之下,楚渊还是决定保持低调,忍气吞声。

    反正他们迟早都要逃出去,这样的日子想来也不会长久。